军事

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头条 和其他五国联手:将高浓缩铀运出尼日利亚

头条 和其他五国联手:将高浓缩铀运出尼日利亚

发布时间:2019-03-08

  香港《》援引美国消息人士的线月美国、中国、英国、挪威、捷克和俄罗斯六国代表合作从卡杜纳(尼日利亚)研究用反应堆移走高浓缩铀。行动细节刚刚才浮出水面。反应堆可能成为尼日利亚恐怖组织袭击的目标,这一担忧促成了旨在消除潜在威胁的广泛国际合作。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了解到有关尼日利亚铀的其他运输细节,俄中专家对此做出了点评。

  使用核武的情节常常出现在一些冒险电影中,最新的例子就是去年上映的《碟中谍6:全面瓦解》(Mission: Impossible – Fallout)。恶徒想要建立新的世界秩序,准备发动一系列毁灭性的恐怖袭击。其中他们计划引爆克什米尔冰川上的两枚核弹。这里的冰川水流向中国、印度和巴基斯坦。这种爆炸可能导致世界混乱,令全球三分之一的人死于饥饿。

  这种环环相扣的情节有多逼真?恐怖组织真的想要获取核武器吗?俄罗斯核不扩散问题专家、研究中心顾问安德烈·巴克利茨基对这些问题进行了解读。

  使用核材料搞恐怖主义的威胁真实存在,不一定要像动作片里那样制造货真价实的核弹。世界上有很多使用高浓缩铀(纯度大于20%)的研究用反应堆,之前没有感觉到威胁。但近十年来,多国家和专家开始思考,若铀落入之手会怎么样。尽管通常反应堆中的铀不是武器级别,且数量不大,但仍然不能令人安心。更何况放射性物质并非存放在受到精心保护的军事核武库中,而是放置于科研所、大学等保护不善的民用设施内。恐怖组织高度活跃、内战不断、政府不作为的国家尤其令人感到担忧。从这一点来看,尼日利亚的问题十分严重,因为该国种族冲突频发,程度高,当然还有十分活跃的伊斯兰激进组织博科圣地。如果偷走高浓缩铀,会获得额外的工具当作威胁。他们不制造核弹,但可能制造脏弹(普通和放射性材料)。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国家都有研究用反应堆改用低浓缩铀的计划。

  有关从尼日利亚运出高浓缩铀的报道强调了中国的特殊作用,因为中国同意存放放射性物质,如此积极对北京来说是一种常规表现吗?

  安德烈·巴克利茨基认为,随着中国越来越积极地进军国际核材料市场,该国在防止放射性材料相关事件方面的积极性也不断提高。核不扩散问题一度令中国感到担忧,于是该国对阿尔及利亚1993年投入使用的Es Salam15兆瓦重水反应堆项目进行了修正。此外,专家还举了北京参与执行伊核协议的例子,中国担负起改造伊朗阿拉克重水反应堆以减少钚产量的任务。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亚太地区的俄罗斯项目负责人亚历山大·加布耶夫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表示,这种立场符合中国希望提高负责任国际大国形象的利益。

  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作为核大国之一,不能对核不扩散问题袖手旁观。在我看来,中国之所以会参与尼日利亚行动,与中国帮助建应堆不无关系,因此中国专家担负起了处理核燃料的任务。中美俄的利益一致也很重要,尽管三国在核管控领域存在分歧,但仍能且应当开展合作。在与美国不仅涉及贸易问题的谈判中,中美在全球安全领域的利益一致相当重要。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吴恩远对此表示同意。他认为,参与行动的六国之间是否有书面协议原则上并不是那么重要。

  如果这些国家是自发进行合作的,且没有签署相关协议,联合国的《核不扩散条约》是约束成员国的,更不用说中俄美三个大国负有这样的义务。无论六国之间是否有协议,任何国家都不能出于本国的利益或双边关系的矛盾就放纵利用,我相信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中美俄在防止核扩散、维护核安全方面的利益是一致的。

  尼日利亚行动的细节完全可以成为剧本的基础,现实生活中的情节可能和电影中的情节一样有趣和惊人。就在移走高浓缩铀前夕,当地政府因为该地区暴力事件增加而不得不采取宵禁措施。因此专家不得不在最短的时间内开展所有工作,然后请求尼日利亚军方帮助护送反应堆直至装上飞机。

  反应堆的运输过程本身也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俄罗斯提供了为此专门研制的TUK-145/C集装箱。这种由俄罗斯工程师设计建造、用于废核燃料空运的30吨重集装箱的确独一无二。它具有多个防护等级,即使发生也能确保核安全,与地面发生碰撞或遇大火时外壳不会受损。12月4日,集装箱被装上俄罗斯伏尔加-第聂伯航空公司的安-124鲁斯兰型运输机。这一重型运输机非常适合运输这种独特且难以处理的物资。安-124鲁斯兰是世界上起重量最大的飞机之一。 它是在20世纪80年代上半叶由安东诺夫设计局与航空业龙头企业一起开发的。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记者根据Flightradar网站数据确定了卡杜纳艾哈迈杜贝洛大学研究用反应堆燃料的运出路线时开始在卡杜纳市机场等待装运。直至晚间21时10分,飞机才携核燃料起飞。在卡萨布兰卡(摩洛哥)中途停留后,鲁斯兰前往莫斯科,于12月5日13时20分抵达多莫杰多沃机场。最后一站是中国,据Flightradar数据,飞机于12月6日降落在石家庄市。

  至此,有六国专家、飞行员、外交官和技术专家参与的任务成功。六国在执行任务过程中遇到了诸多阻碍,不仅包括技术障碍,还有障碍。去年10月美国总统对中俄发起的攻击没有影响两国参与移走尼日利亚铀的行动,美国也没有放弃行动。防止高浓缩铀被博科圣地武装分子夺取再次表明,个别国家的孤立主义和狭隘利益思想不太适合当今这个复杂而又并不总是安全的世界。